起承轉虐珍榮。

冰山一角 伉俪 ABO <06>

伉俪  ABO  含私设

我的锅,勿上升

* 请先观看介绍  *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你的脸色看起来真的不太对劲,我去叫段宜恩」林在范随意套上室内拖鞋就急忙离开休息室;同在休息室的王嘉尔距离上次看到林在范如此着急,是崔荣宰初次发情期的时候。王嘉尔朝他匆忙的背影提醒道,「在范哥你收一下信息素,珍荣发情期还没过呢」



正从淋浴间出来的段宜恩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林在范拉进休息室,「你来看看珍荣吧,是不是又发情期了?」在段宜恩看来,现在躺在席子上安稳熟睡的朴珍荣一点也不像发情期;段宜恩轻轻将朴珍荣拉起靠在自己怀里,为了确认还是靠近闻了闻朴珍荣的腺体,「珍荣没事,只不过是太累罢了。」

一旁的王嘉尔轻皱着眉,「你是不是最近有点太敏感?我知道你是求好心切也是担心珍荣的状况;可是你也清楚珍荣的个性,他一直对自己要求很严格,这次的回归对他来说很重要,珍荣或许是因为紧张所以才造成失误,别对他太严格了。」

林在范只是抿着嘴唇,「或许吧…我出门冷静一下。」段宜恩点头表示答应,「别走太远,经纪人等会儿就来接我们回宿舍。」林在范才刚踏出休息室就看见站在门边若有所思的Bambam,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。



到了宿舍,段宜恩帮朴珍荣盖好棉被关上灯离开。


「Bam,你在找什么?」金有谦准备休息的时候看见Bambam正翻找着柜子。「这个。」金有谦看着Bambam手心里那个熟悉的包装,一把抢过来;「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?如果我没发现的话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了?」Bambam眼里没有一丝屈服,「你也看到了珍荣哥今天的状态。你当时也在场,你很清楚医生说了什么。我也不想,但别无选择。」金有谦若有似无地皱了下眉,「我们不能再观察看看吗?如果珍荣哥没有好转的迹象再服用不行吗?」Bambam直视着金有谦的双眼,「那你打算观察到什么时候?」

金有谦知道只要Bambam做了决定就很难说服他「你行动前至少也要先告知哥哥们吧?更何况这个东西我们都不熟悉。」Bambam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摇了摇头「如果说了他们就不会同意了。」

Bambam 在餵给朴珍荣那颗墨绿色的糖果之后,扯了个睡不着的谎,从第一次见面到出道前再到现在,坐在床边陪着朴珍荣聊了近两个小时;中途朴珍荣差点睡着,但看Bambam聊得起劲不好意思睡,一直靠意志力撑着。时钟走向11:14,朴珍荣只是不发一语地看着Bambam瞬间红起的双眼,似乎还充盈着泪水,直到Bambam的脸越来越模糊;朴珍荣在闭上双眼那一刻心想,「其实Bambam挺能演戏的,就是不能演骗子。」




看着朴珍荣熟睡后,Bambam回到房间居然一语成谶地失眠了。


*他回想起当时医生的话:


「朴珍荣先生的情形太特殊,我不能保证发情期被ALPHA临时标记后能不能压制下来;如果临时标记过后成效不彰或是出现严重精神恍惚,就给他吃药。」

金有谦不能理解,「成效不彰的话多临时标记几次不就好了吗?当初荣宰哥也是这样啊~」医生单手撑在下巴,身体微向前倾「这么说是没错,但条件是建立在正常的OMEGA下。如果你们曾经注意过朴珍荣先生的后颈,会发现他后颈的腺体是分岔开的,或许他自己早就发现了也不一定;我怀疑这次他会转变成薄荷OMEGA也是这个原因。」



医生的话让两人愣住了,在同间宿舍相处了那么久甚至在练习生时期就认识了,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件事。Bambam再次提问「那个药是什么?」医生按几下鼠标,从列表机拿出两份资料「就是类似抑制剂综合镇静剂的药物,有微量助眠的效果;主要是希望能控制住信息素转变发生的机率。朴珍荣先生当然得定期回诊,视情况判断是否继续服用;如果好转的话自然没有继续服用的必要,毕竟长期服用还是会有副作用。记得,药必须在睡前两小时服用,服用后不能马上睡觉。」






隔天朴珍荣醒来看着身后像跟屁虫似的两个忙内,莫名有点心虚。「呀…不会还来捣蛋要糖吃的吧?还是你们在我背后黏了纸条?」随后朴珍荣就撞进一个森林信息素的温暖胸膛,两人在看见段宜恩之后居然很怂地摸摸鼻子就散了。


「怎么样?今天好点了吗?」段宜恩还是笑得很温柔,朴珍荣也笑着扭了扭脖子说感觉好多了。「今天有COUNTDOWN LIVE直播,要好好表现。」段宜恩多情的帮朴珍荣整理完额前浏海就离开了。「什么嘛~真让人心动。」朴珍荣有预感今天一整天都会很顺利。






宿舍只剩朴珍荣一个人,难得有短暂的休閒时间却什么也不想做。向家里打了电话又看了两章的书,终于还是无聊地发慌了。「原来一个人的生活会这么无趣啊…」朴珍荣脑里突然有个念头一闪而过,看向柜子上的电子钟显示20:29。「现在看一下忙内们的房间也没关系吧?」




Bambam第三次在练习室休息时间看向段宜恩时,成功引起段宜恩的注意。「…所以那天哥有没有发现珍荣哥哪里不对劲?」



*段宜恩红着脸回忆起了那一晚:


珍荣的初次临时标记

(雷者避雷)不影响后面剧情观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我还以为OMEGA的腺体都是分岔开的,原来只有珍荣吗…」段宜恩看着若有所思的Bambam,「医生也怀疑珍荣哥会转变成薄荷OMEGA也是这个原因…」段宜恩还想问些什么就被经纪人集合,准备回宿舍接朴珍荣一起去COUNTDOWN LIVE的直播现场。




朴珍荣在忙内们房间内翻箱倒柜之后什么也没发现,连昨天晚上好奇很久的包装纸都没找到。「臭Bambam药就是药说什么糖果…」朴珍荣无奈地摸着后颈的腺体,「Bambam那么机灵的孩子一定是知道了…」

朴珍荣又听见脑海里的温柔声音,他说「Bambam是为了我们好,虽然我会有点痛苦但是我还是有点感慨,我们的Bambam长大了^_^」

朴珍荣呼出一口气,不客气地说「接下来的日子对我和成员们来说都很重要,希望你能够有点自觉,不要一直跑出来乱!」

那个温柔声音语气突然也变得强硬「办不到!因为我就是你,我就是Jinyoung,我要保护你不受伤害!」











-TBC.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回忆的部分开头加了*符号,


如果有没看懂的地方或是有疑问,可以留言告诉我。



感谢支持鼓励我与一直等待着的大家。









181113(補鏈更新)明明很清水卻隨時會挂😂

评论(10)
热度(27)

© 奶油甜珍 | Powered by LOFTER